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报复前传:丁思颖之死

    铃床头的闹钟响起刺耳的铃声,一只纤细的玉手慵懒的伸过来,重 重的拍在止闹键上。十几分钟以后,丁思颖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走到卫 生间,准备冲个澡再去上班。打开淋浴,调好水温,丁思颖十分享受的站在淋浴 喷头喷出的水柱里,任由温乎乎的水流流遍她全身的每一个角落。     丁思颖是一个..

附中少年的烦恼

    高中联考过后,我顺利的考上国立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,成了师大附中一 年级的新鲜人。     事实上,在等待联考放榜的日子里,我心里真的是有一点点的不安,倒不是 因为害怕落榜,我知道「落榜」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,那是我那些 又笨又丑的同学们才该担心的事,对,说到我那些国中同学..

人兽佣兵团

    「嘿,兄弟~ !」一进门,我就主动跟乌格尔打招呼。     「大屌!不,是大酋长~ !」他虽然昨晚刚壮士断臂,但经过止血疗伤后, 今早刚苏醒(兽人的生命力和复原力强于人类),顶着剧烈的疼痛回应我。    「不用叫我大酋长,你我可用兄弟称呼~ !」我试图让他放松。     「额~..